“恐年族”:消费高、面子薄推高过年“成本”

2017-01-18 04:29:50 编辑:济宁新闻网

春节日渐临近,原本是家人团聚、美满和睦的美好佳节,却因为高涨的人情消费、攀比之风,让不少年轻人沦为“恐年族”。

26岁的长沙白领夏佳最发愁的是春节期间的“高消费”:表哥表姐都添了儿女,每个孩子至少几百元的压岁钱,再加上孝敬父母、长辈的红包,聚会用餐费用,起码也要大几千元的支出。“对于我这样参加工作没多久的人来说,差不多相当于两个月的工资了。”

不仅“钱包受伤”,“脾胃受累”也是不少年轻人的担忧。每年春节都有各种聚会,小学、初中、高中同学聚会一个都不能少,还有各个亲戚、朋友轮番请客。春节的生活几乎就是从一个饭局到另一个饭局,从喝白酒到喝啤酒,身体实在是吃不消,过个年比上班还累。

心理上的无形压力也让不少年轻人想要“逃避春节”。过年最怕长辈问一年赚多少钱、有没有女朋友、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要孩子,虽然我知道是一种关心,但对我这种晚婚族来说却是一种莫大的压力。

“不想回家过年的原因在于不想成为同学间攀比的参照物。”已经38岁的张浩宇非常无奈,“不知从何时开始,春节聚会成了同学里‘成功人士’的炫耀大会,买豪宅、开豪车、当大官的同学总是聚会上最活跃的人物,喝什么酒、抽什么烟、任什么职都是必谈的内容。像我这种仍然是公司一般职员的人来说,也不想‘打肿脸充胖子’。”张浩宇告诉记者,今年不想回家过年,“找个借口就说出去旅游了吧”。

不仅年轻人患有“恐年症”,一些中老年人也同样“恐归”。65岁的邓女士老家在山东,儿子在长沙成家后就过来帮忙照顾孙子。“不仅赶回去车票难买,而且一回家就要张罗一大家子吃团圆饭,再加上春节连日走亲戚、接送人情,年纪大了,人累心也累。”

“‘衣锦还乡’一直是中国传统观念中在外拼搏的人回家最渴望的心理预期,而如今水涨船高的人情消费、生活压力、成功标准让不少人无所适从。”湖南商学院心理学教师蒋瑛瑾说,“要让春节去‘功利化’,保持传统节日应有的文化内涵与文化仪式感,少攀比、少虚荣,多陪伴亲人,丢掉不必要面子的春节就不会是种负担。”

济宁社会新闻

济宁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济宁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济宁新闻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济宁新闻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济宁新闻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452584743@qq.com

takef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