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Swift之父加入特斯拉,让我发现了Autopilot的混乱

2017-01-19 04:09:35 编辑:济宁新闻网

苹果 Swift 之父加入特斯拉,让我发现了 Autopilot 的混乱

作者:于欣烈,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速度荷尔蒙」(ID:sudu233)

上周,特斯拉挖来在苹果工作了 11 年的技术大牛 Chris Lattner。

我没打算在这里罗列特斯拉从苹果挖走了多少大神,也不想讨论两家公司的人才争夺大战。

Swift 之父的加入,让我发现特斯拉在 Autopilot 软件上遇到很大麻烦。

苹果 Swift 之父加入特斯拉,让我发现了 Autopilot 的混乱

Lattner 将会担任 Autopilot 软件副总裁。特斯拉兴奋地(罕见地)发了一篇新闻稿,说既然大神来了,之前临时负责 Autopilot 软件的 Jinnah Hosein 就可以回到 SpaceX 专心工作去了他的主要工作是 SpaceX 的软件副总裁,之前只是临时管下 Autopilot 软件业务。

顺便祝贺下 SpaceX 周日凌晨成功发射 10 颗卫星同时成功回收一级火箭。

正是新闻稿中的感谢,让我有点好奇:Autopilot 是目前特斯拉最引人注目、最重要的技术亮点没有之一,之前的负责人为什么只是个「临时工」呢?

经过科学上网,发现了原因前 Autopilot 项目总监 Sterling Anderson 在去年 12 月离职了。

苹果 Swift 之父加入特斯拉,让我发现了 Autopilot 的混乱

而 12 月这个时间点,是 Elon Musk 之前承诺给 Autopilot 2.0 车主们,OTA 推送「增强版自动辅助驾驶」功能的最后时间段。然鹅,承诺还没兑现,Autopilot 项目负责人跑了(或者被开了)。

这里交待下背景吧。

Sterling Anderson 在特斯拉可算是个重要角色。2014 年加入特斯拉后,成为 Model X 项目负责人。用 Model X 证明能力后,Anderson 被 Elon Musk 委以重任负责 Autopilot,直接向 CEO 汇报。

苹果 Swift 之父加入特斯拉,让我发现了 Autopilot 的混乱

加入特斯拉前,这位麻省理工学院的机械工程博士在母校研究自动驾驶系统多年,并拥有一些无人驾驶技术专利。

什么样的工作和压力会让这位特斯拉 Autopilot 负责人不堪重负呢?

2016 年 5 月,一位特斯拉车主在 Autopilot 启用下发生交通事故死亡。随后美国高速公路安全管理局介入调查,引起媒体、民众的广泛关注和争论。

苹果 Swift 之父加入特斯拉,让我发现了 Autopilot 的混乱

图片来源:New York Times

这次事件直接导致了特斯拉和自动辅助驾驶技术的供应商 Mobileye 闹掰了。2016 年 10 月,特斯拉宣布「所有在工厂生产的特斯拉车型将配备具有全自动驾驶功能的硬件」,这些装配了新硬件的特斯拉电动车,我们简称为 Autopilot 2.0 车型。

因为放弃了之前使用的 Mobileye 技术方案,装配了更多、不同的传感器、雷达等硬件,旧的 Autopilot 软件代码不适配了,特斯拉需要为全新的 Autopilot 硬件重写代码。

苹果 Swift 之父加入特斯拉,让我发现了 Autopilot 的混乱

结果就是,上一代车型配备的 Autopilot 功能,像主动巡航控制、自动紧急制动、碰撞预警、车道保持,Autopilot 2.0 的特斯拉电动车上都暂时没有,需要后续通过 OTA 升级。

10 月特斯拉给出的升级时间表是 2016 年 12 月,同时也留下了余地「具体功能及推送时间取决于当地法规许可」。

苹果 Swift 之父加入特斯拉,让我发现了 Autopilot 的混乱

我觉得,关于 Autopilot 2.0 这件事儿特斯拉干的非常激进。拿到新一代车型的用户,连 ACC、AEB 这样一些高档汽车标配的基本安全功能,都享受不到。显然为全新一套硬件完成功能代码,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而且还需要经过严格和一定里程的测试,才有可能拿得出手。

Elon Musk 在去年 12 月 22 号发推说,可能年底就能推出 Autopilot 2.0 的大部分功能。然鹅,最终只是赶在 12 月 31 号,小范围给 1000 名用户推送了新功能升级。

苹果 Swift 之父加入特斯拉,让我发现了 Autopilot 的混乱

即便这 1000 位用户拿到的升级包,上面也写明了这是初步升级,只包括:自适应巡航控制(Traffic Aware Cruise Control),前方碰撞预警(Forward Collision Warning)和方向盘自动转向(Autosteer),其他功能还要再等等。

苹果 Swift 之父加入特斯拉,让我发现了 Autopilot 的混乱

图片来源:Electrek

从升级进展来看,特斯拉这次推出 Autopilot 2.0 车型操之过急了。硬件的更换特斯拉做了很好的准备,和 Mobileye 分手后很快就把新的硬件装配到车型里。

但它应该留出更充足的时间,为新硬件、新车型开发出稳定的软件,然用户买到车后,就能享受到新硬件带来的功能。

但现在一群热爱特斯拉的用户,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开着一辆缺少基本安全功能的汽车,而且迟迟不能给他们提供功能升级。要知道,这些功能是用户花钱买的。

这样的互联网思维,我不能接受。

希望 Chris Lattner 大神的到来,能让 Autopilot 软件功能跟上硬件的速度。

济宁IT新闻

济宁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济宁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济宁新闻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济宁新闻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济宁新闻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452584743@qq.com

takef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