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年底编台账? 回访南京“社区台账革命”

2017-01-20 04:20:08 编辑:济宁新闻网

2013年,《半月谈》曾刊登题为《“写得‘吐血’,编得离奇,看得眼花”——透视异化的社区台账》的报道,对基层反映的社区台账过多过滥问题予以剖析,受到广泛关注。4年来,社区台账清理进展如何?社区负担是否有所减轻?社区自治怎样推行?社区工作者如何更好服务社区群众?半月谈记者对当年率先推行“台账革命”的南京市部分社区进行了回访。

“评比创建少了,工作站少了,台账也少了”

创建评比带来工作台账过多过滥,由此产生的基层弄虚作假、考核异化以及形式主义等问题,严重影响了社区工作正常开展。

翠竹园社区居委会主任葛富莲告诉记者,以前最头疼的就是到年底补台账,社区干部50%以上的精力都花在了上面。“不仅要填,还要编。”南京一名社区干部说,以前每个创建都是指标化的,考核就看台账,因此只能按条目要求来编,台账造假泛滥。

2013年,发现这一问题后,南京市出台削减台账、合并考核等7条措施,对社区台账和考核评比进行清理整治,在全市开展“台账革命”。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陈芳表示,全市取消社区承担的25项工作任务与指标、41类评比等,并统一使用“智慧社区”一个网络平台。

“原来每年要做30多项台账,现在只要做4项,都是最基本的社区信息,更多信息则通过电脑录入。”秣陵社区党委副书记毛宸说,台账减负和记录电子化,让社区工作人员不再为台账所累。翠竹园社区党总支书记董红说,原来一个部门干一项工作就要有一个工作站,一个评比就是一本台账,“现在评比创建少了,工作站少了,台账也少了”。

纸上做减法,服务做加法

“少了台账负累,我们可以把更多精力用在服务居民上。”葛富莲说,社区培育扶持了80多个社会组织,活动几乎涵盖学习、生活各个方面,从学龄前儿童到退休老人都能在社区找到适合自己的组织和活动。

“台账革命”不仅大力削减了台账,还优化了社区考核方法,突出社区服务职能,要求70%以上的工作与居民满意度直接挂钩。此外,南京市鼓励“小办公、大服务”,投入4000多万元完善社区服务设施,并规定社区要把80%的办公空间让出来给居民活动。

记者在景明佳园社区采访时碰到了63岁的翁永云。戴着“志愿者”袖标的她,正拿着扫帚和簸箕清扫路上的垃圾。如此志愿服务一小时,老人可获得3个积分,累计30分即可享受一次免费理发。“有了这些激励办法,我们参加社区活动的劲头更足了。”翁永云说。

“我们希望投入更多精力去创新服务形式。”景明佳园社区党委书记蒋流琴说,社区的作用应该是引导居民自治,从繁重的台账中抽身,就有更多精力用于社区低保、就业、互助引导等工作,真正帮居民解决困难、化解矛盾。

社区减负仍在路上

记者采访发现,在减少社区台账过程中,依然存在一些待完善的方面。部分基层干部反映,有的项目是上级部门直接制定,基层无法清理,需从上至下通盘考虑。同时,在实行电子化台账后,由于一些上级部门信息系统孤立封闭,相同信息需重复登录多个系统录入,甚至一个部门还有不能兼容的新老两套系统,需加以整合。

台账减少只是社区减负的一个方面,减轻基层负担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上面千条线,社区一根针。”一位社区工作者说,台账泛滥是社区行政化的一种表现,社区已被视为一级“准政府机构”,是社区负担更为根本的来源。不去行政化,社区减负就难以治本。在日益强调“属地管理”的当下,传统行政思维和管理路径依赖,就决定了社区要承担大量行政性事务,难以把精力真正放到服务群众、培育社区自治上。

同时,在“无限责任政府”体制传导下,社区成了“无限责任公司”。一名社区工作者说,其所在社区有几十名家庭特困人员,由于缺乏政策,除了逢年过节慰问,就没有更多的资金和渠道来帮扶他们,“他们有问题仍会来找社区,社区处于有责无权又不能不管的状态”。

此外,经费、人手紧张问题有待破解。记者采访中发现,一些大型社区,一年相关经费支出高达数百万元。尽管相关部门支持了大部分,但资金仍有较大缺口。社区需绞尽脑汁开展项目、搭建平台筹措资金,但又需充足的人手完成上级下达的行政性任务,这样就容易偏离服务与自治两大职能。(半月谈记者 王骏勇 杨绍功) 济宁国内新闻

济宁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济宁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济宁新闻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济宁新闻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济宁新闻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452584743@qq.com

takefoto